《小王子》故事一開始住在他芳香的小星球上,溫柔地為他心愛的唯一的玫瑰花澆水,努力清理三座火山,為了享受多次落日,勤勞地移動椅子四十四次,每晚聆聽星空傳來的音樂,在「自己的世界」裡心滿意足。然而,可怕的「猴麵包樹」,它會瘋狂地生長,且幼苗與薔薇幼苗長得非常相似,一旦放著不管,猴麵包樹就會長得又高又大,樹根直接壓壞星球。因此,他開始在不同星球流浪,就是為了要找到一隻綿羊把猴麵包樹的幼苗吃掉。

 

"猴麵包樹以最令人喪氣的方式不停冒芽,並即將把小王子的星球變成一場惡夢災難,這代表純真的庇護所正面臨持續不斷的威脅"引自《創傷與靈魂》

#榮格心理學

在榮格著名的承繼者馮法蘭茲中嘗試將知名的《小王子》故事試圖解讀作者聖修伯里的內在,她認為聖修伯里即是永恆少年的典型存在。而這本書會這麼成功,是因為它帶出了永恆少年們內在的多愁善感。引自《永恆少年:從榮格觀點探討拒絕長大》

然而《創傷與靈魂》一書的作者唐納‧卡爾謝卻認為,這是一個創傷故事,猴麵包樹如此巨大的威脅就是創傷的證明,而小王子的存在則是跟馮法蘭茲一樣的想法,那是神聖孩童的象徵。唐納‧卡爾謝進一步透過《小王子》故事分析榮格是如何將創傷阻隔在B-612星球,表面上是要去尋找處理猴麵包樹的方法,但實際上就是離開了他的家園、他的依戀、他其實已經感到不安全的庇護所。

榮格在與佛洛伊德通信時,曾自述他在小時候受制於一位他非常崇拜的人的同性戀的行為:「我對自己有一種憤怒,同時又為自己感到羞恥。」引自《靈魂謀殺》p.63

"就身體完整性的基本層面來看,創傷事件侵害了受創者的自主性;他的身體被侵犯、被傷害、被玷汙了。對身體功能的控制力也喪失了;一般傳統看法認為,經歷戰鬥與遭到強暴後,這種控制力的喪失通常是創傷中最恥辱的事。而且顯而易見地,在受創當時,受創者無論有甚麼意見,都不會被當一回事。在強暴事件中,攻擊的意圖正好體現對受害者自主性和尊嚴的蔑視。創傷事件也因此摧毀了受創者的信念,他不再相信與他人連結時還能保有自我"引自《從創傷到復原》p.106

 
榮格在創傷事件之後,不快樂且適應不良,他曾說:「我向來知道自己是個雙重性格的人,其中一個是我父母的兒子:上學讀書不怎麼聰明、專心,用功學習;另一個是大人,其實是老人;多疑、不輕易相信,遠離人世,接近大自然...」引自《創傷與靈魂》p.409"內心突然變得寂靜,彷彿一間擾囔的坊間,關上了隔音門"引自《榮格自傳:回憶.夢.省思》
 
從這樣的描述可以想見,他在創傷事件之後,在某個部分就將自己關了起來,不輕易相信他人。

因此,當榮格遇到佛洛伊德時,彷彿遇到他一直相當渴望的精神嚮導,如同在沙漠行走了好久,好不容易遇到了一片清淨的綠洲一般,心靈的乾枯與寂寞終於有人來澆灌。

"我對你崇拜無比,不論將視你為男性或研究學者都是,我對你沒有刻意的怨恨。我對你的敬意有某種「宗教」狂熱的特性。雖說這不太干擾我,我仍對此事無可否認的情欲基調覺得反感且荒繆。這種討厭的感覺,來自於我童年時期曾被我一度崇拜的男士性騷擾。"引自《創傷與靈魂》p.423

然而,即便他狂熱地向佛洛伊德告白,並且提出他過往的性創傷經驗時,佛洛伊德彷彿沒有看見一般,沒有直接回應他的表白,也沒有接住他好不容易說出口的性創傷。

知名默劇影星Louise Brookss演出《迷失少女的日記》時,她內心中的潘朵拉盒子正式被打開了。她坦言當她演出被迷姦的那些橋段時,很多痛苦的童年回憶浮現出來;她想起在她九歲時,鄰居大叔對她各種性虐待,導致她後來說,她無法對人產生真愛,也無法從正常的性愛中獲得快感,她無法相信有人會真的愛她....

然而,在她好不容易開口對她母親訴說當年發生的事情,她母親居然淡淡地回她:"一定是你做了甚麼誘惑人家"。這讓她感到非常崩潰。

因此,可以想見,當榮格被視為生命中最重要的精神導師佛洛伊德斷絕來往時,又會有多麼崩潰。自此之後,他便陷入了深深的憂鬱,並且看見許多的幻象。

如同小王子馴服了飛行員,卻又狠狠地離開了飛行員所在的地球。

榮格的療癒之旅又與《小王子》的故事有著甚麼樣的連結呢?

@心靈工坊 邀請知名榮格分析師洪素珍老師透過《創傷與靈魂》一書說明創傷帶給人們的影響,而我們作為助人工作者又可以如何協助個案將靈魂慢慢拼湊回來,找回生命之光。

相信有看過《創傷與靈魂》此書的朋友,一定很理解裡頭的乾糧滿滿,若由榮格分析師帶領閱讀,將會讓我們有更深一層的看見,也能夠梳理裡頭的故事與資源,帶進我們的實務現場工作裡頭。

因此,這是為期四週的講座,還提供課後回看,讓我們得以好好複習與思考可以怎麼運用在個案工作裡頭。這麼棒的研習,趕緊跟于玥一起參與吧!

報名連結:

http://www.psygarden.com.tw/news.php?func=activity&activityid=MjAyMjA4MTcxMjE1NTI%3D&fbclid=IwAR0TzRCCtJMsXKHrcE643NbXoUHynGsHbZdKCjWl1u06oKDeE6s1oiIXpHM

最後,想聊點我的感受,一開始在《永恆少年》一書時,我沒有甚麼太大的感覺,反倒是在《靈魂毀滅》一書時,就比較能夠理解為什麼當時候榮格對於跟佛洛伊德的分裂會這麼有感,好像他的全世界就要崩塌一樣,然後到了《創傷與靈魂》這本書將小王子、榮格跟性創傷串聯在一起時,我反而就有一種好像這些拼圖有了一個方向了。
可能是我小時候很喜歡《小王子》,也很喜歡小王子的星空與狐狸,所以很不服氣小王子被稱為永恆少年吧!可是看到《創傷與靈魂》提及猴麵包樹就是創傷帶來的毀滅,好像就可以理解為何故事是這樣開展的,因為這樣無窮無盡的摧毀帶來的無力感太過於強烈了,導致小王子不得不離開摯愛的玫瑰。
創傷的反應確實就是很有可能讓人解離,人們為了要逃避這種無力感與信念粉碎的狀態,就必須要讓自己與這樣強烈複雜的感受保持距離才能夠存活。但在榮格是很有意識地解離,但他是清楚那些創傷只是被他壓制著,而剛好佛洛伊德的出現成為了他刻意遺忘的記憶的載體,才會有這一連串的故事發生,因此有了《紅書》的誕生。
在文中提到的Louise Brooks也是到了後期離群索居,創作出了《好萊塢的露露》,更別提先前提到的女性主義者作者吳爾芙也是性創傷的倖存者,她透過無數的創作與憂鬱共處...
我真正想說的是,透過書寫與表達是能夠協助人們找破碎的世界找到一些出口,也有機會遇到能夠陪伴與理解他們的人,使他們在療癒與修復的過程不會感到孤單。
因此,在這次 #metoo 運動中,好不容易倖存者們願意敞開內在的創傷,好不容易社會大眾準備好要接住這個聲音,這些好辛苦好辛苦的故事,我們一起來承接、一起與這些故事同在,這樣的陪伴就能夠產生出巨大的療癒力量。
小王子終於不用孤身面對猴麵包樹了。
倘若不曉得該如何陪伴,或許一起來閱讀《創傷與靈魂》這本書也會是一個不錯的參考,我們一起成為旅伴。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