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于玥
接觸過許多命理知識已有十載,藉由塔羅認識了自己與他人,踏上占星之路理解了每個人生命的輪廓與美好,也因著聽故事的渴望而走向心理諮商的旅程;最喜歡的過程仍是整理自己的內在,找尋真實自我,並且成就此生之課題。 對我而言,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生命經驗中最美麗與最值得欣賞的地方。畢業於高雄師範大學心理諮商研究所,結合塔羅與占星拼湊出生命藍圖的樣貌,渴望邀請你一起走向療癒自己與世界的旅程。(性別身分認同:女同志) 活動、邀稿請聯絡: line: rothluffy email: rothluffy@hotmail.com.tw phone: 0970711017

目前分類:蓮淚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晚餐後,我大方地讓僕傭收拾桌子,難得有人服侍,何不輕輕鬆鬆放自己一個假,身為助人工作者,總是要找時間好好地充一下電。

我踩著慵懶的步伐,緩緩地走向海灘。

夜晚,因為不是假日,不是旺季,再加上這裡其實算是私人土地,海灘上的人五根手指頭數得出來。

深呼吸讓海的味道充滿雙肺,方才被劉先生(Kevin規定我只能這麼稱呼他)搞得很緊繃的情緒,終於獲得一些紓緩,想著自己剛剛的任性,忍不住還是笑了出來,我居然敢反嗆大人物,我的膽子真的是越來越大了。

想著Queena,我覺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句話實在太對了。

「你怎麼穿這麼少?」Queena默默地從後面走出來,拿了件披風很順手地幫我披在肩膀上。

我抓著披風,看著她放在我肩上的雙手,我抬頭看著她深邃的雙眸。

默默地拉開我們之間的距離,慢慢地走向海。

我不是沒有感覺到我們彼此間曖昧的情愫,我一點也不介意我們的性別,但我並不想介入人家的感情,更別說我清楚地感受到她未婚夫的敵意。

這讓我覺得很麻煩。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陽光灑在海面上,彩霞映亮了整個世界,好不美麗。望著外頭的海浪,一波波地打上來,我的心跟著也平靜許多。

到達Queena位於東部的別墅已經接近傍晚了,當我將行李整理好時,就是看見眼前這幅畫面。

這間別墅位在有名的度假勝地附近,住在隔壁的都是政商名流,只是偶爾也來度度假,所以若想遇到他們,恐怕也是要碰碰運氣,但我對他們一點興趣都沒有,只想好好地放鬆心情。

這間房間也是Queena預留給我的,偌大的落地窗可以看清楚外面美麗的景色。

其實第一次看見這間別墅時,心裡非常訝異,台灣居然還有一個這麼像是歐洲城堡的地方。

感覺很像是夢,不夠真實,即便到現在,我都覺得有些飄飄然,我居然如此榮幸可以待在這麼得天獨厚的地方。

我望著海面發呆,想著這得來不易的假期。

在這醫院一畢業就來就職了,原因是自己當時在實習的過程表現得還算不錯,督導跟我也合得來,又加上當時社工室也很缺人,就讓我過來了。

說實在話,在這間醫院也只有淺淺的年資,這個五天的假期,還真的是硬擠出來的。

除了Queena的淫威之外,主要也是因為自己很累,想要休息,想要離開那個烏煙瘴氣的地方,總是接觸到讓自己深感無能為力的案主就覺得很累。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難得因為期待旅程而失眠了,阿姨一早看著我臉上的黑眼圈,打趣地說:「妳在社工師執照考試的時候還沒看你這麼緊張過呢!」

我紅了臉頰…雖然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而紅,但阿姨一直沒有放過虧我的機會:「哇哇,我們家的沛沛居然臉紅了!我要跟姊姊說,我們家的沛沛有愛人了!天降奇蹟啊!」

阿姨居然說著說著就走到廳堂去,對著我死去的老爸老媽跟弟弟的照片煞有其事地念念有詞!

真是的,搞得跟真的一樣。

看著她略有皺紋的臉頰,我心底一暖,阿姨是一個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她甚至曾經怨天怨地過了大半輩子,但因為我,她為了不讓我忘本,用盡方法找到我父母跟弟弟的合照,放在客廳的一角,整理得乾乾淨淨,旁邊還插著一小束素淨的花朵,每隔一陣子就會更換;一方面讓我不要忘記他們,一方面也要我記得他們會看顧著我、愛著我。

相對於中國人避諱死亡的恐懼,我跟阿姨都是走社工的人,阿姨還曾經在安寧療護的醫院待過,我們看待死亡的方式並不是看淡了,而是知道人隨時都會走,更是要好好地把握當下,所以即便她要背離當時的家人,也要選擇走自己想走的路,很辛苦,但也很值得,雖然難免有遺憾,只是畢竟做了選擇。

有時候一談到媽媽,阿姨就會紅了眼眶,抱住我:「沒關係,她把妳留下來給我,我就很感激了…」

她見我沒有打算理睬她的反應,她默默地走過來幫我整理行李:「我第一次看你要跟朋友出遊呢!」

「咦?」是這樣嗎?倒是沒有什麼太大的想法,好像是的樣子。

「我是說,除了以前的班遊、畢旅之外。」她垂眸,微微笑:「我還記得妳剛來這裡的時候,小小一隻,把自己縮得很小,問什麼都只會搖頭跟點頭,就連班上要課外教學了,妳也不敢提,要不是我有在注意妳的聯絡簿,我根本不會發現。就算是妳高中了,朋友要邀妳去唱歌或聯誼什麼的,妳怕花錢,也不敢跟我提,害我以為妳在班上的人際關係不好,擔心了好一陣子呢!」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嗶嗶!

手機突然傳來聲響,就在我打個案記錄時。

我明天就要回台灣了!期待我的紀念品吧!”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大小姐傳來的。
      她出院已經一個多月了,這段期間她都會打越洋電話、傳簡訊或是用電腦通訊的方式與我聯絡,好幾次我都不好意思讓她破費,就說我自己再回撥給她就好了,大小姐就回答:

「你一個月賺那少得可憐的薪水?!不用啦!我來付!」

其實我不是一個會主動跟人家聯絡的人,或者是本身沒有這個習慣。可能是因為小時候就不愛跟人家接觸的關係,通常都是同學主動來找我,久而久之就自然而然成為朋友。

阿姨說,我小時候有段時間都是沈默寡言的,就連自己生病了,也不敢主動跟大人說,所以她花了很多心血走進我的心房。

我對於自己那時的記憶記得不是很清楚,斷斷續續的,只知道自己那時的心情是不想添麻煩,也很害怕自己有天會不會回到那個烏漆抹黑,地上躺著爸爸、媽媽、弟弟的…

嗶嗶!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提著咖啡走進vip房,就聽見一名陌生男子的聲音。

 

「baby,我知道妳懶得動,可是這間醫院畢竟只是一般的地區醫院,妳轉到我們家附近的那間醫學中心,我們那邊也有認識的醫師,人家還是教授級的…這樣我也比較好放心讓妳留在那裏…」聲音輕聲細語,有點斷斷續續,像是在哄情人的口吻。

 

我感到有趣又好奇,莫非他就是在數字週刊被爆料、傳說中Queena的情人嗎?!那可真是要見他一見了。聽說對方的來頭也不小,是某位高官的兒子,早在Queena仍在法國的時候就認識了,未來可望是屈指一數的大人物啊!

 

我放慢自己的腳步,深怕這小倆口會因為我的出現而害躁,即便我再怎麼好奇,也只敢放了咖啡就走,可不想耽誤人家親密的時間。

 

「等等!」不用回頭也知道會是女王陛下會用這種口氣說話。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等待…


 
等待…


 
對我來說,一點也不是難事。


 
或者,已經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了。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但大小姐不知為何都沒有要吩咐我的意思,任由我看了半小時的電視,心中感到有點心虛,默默地把電視關掉,回頭瞧她…居然…睡著了!

 

我瞠大眼睛瞪著她,不可思議,雖然這裡是醫院,外面也有良好的保全措施,但我跟她才說過兩三句話,居然…我們還算是陌生人吧?!居然就這樣輕易在我面前睡著了?!

 

呵,是說我們都是女孩子,總覺得她太有安全感了點,縱使在我面前能睡得這麼安詳的"人"不計其數,但多半是小孩或小動物,從沒看過這麼大隻的美人兒躺在我的面前,要是我是男人,早就撲上去了吧?!

 

瞅著她睡得香甜的面容,感覺就像一隻小貓咪,不若她清醒時氣勢洶洶的模樣,不過我也只看過她對醫護人員發飄罷了。仔細瞧瞧她深刻的輪廓下有著明顯的黑眼圈,本來以為這麼美麗的人只有在電視上才看得見,她就這樣睡在我的面前,像夢一樣,一點也不真實,難不成我是愛麗絲?

 

捏捏自己的臉頰,會痛。可見剛剛的混亂是真的。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記者目前在Queena發生車禍的現場,您可以看見現場是慘不忍睹喔!據目擊者說,當時Queena正趕往下一場通告的途中,被一輛闖紅燈的大貨車攔腰撞擊,所幸當場無人死亡,據聞目前Queena身上有多處骨折,正在加護病房觀察中,許多關心她的粉絲也正趕往醫院的途中為她祈福…」

 

多處骨折?加護病房?

 

我關掉電視,不想聽到更多記者的揣測,回頭看著一邊翹腳,一邊看報紙、吃著工作人員送來的水果,傳說中正住在加護病房與多處骨折、正在密切觀察的病人,實則只有部分擦傷、右腳骨折、住在vip單人房的大明星──Queena

 

 

      她只是受到這樣的傷害實在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聽說她坐的位置剛好是衝擊力最大的地方,一般人早就頭身分家,當場死亡了,哪裡還由得她在這裡悠哉地吃吃喝喝?其他工作人員與駕駛也只受到了一般的擦傷,只有一位留下來觀察有沒有腦震盪,大部分都回家了。只是可惜了那高級的保母車,面目全非了。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