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于玥
接觸過許多命理知識已有十載,藉由塔羅認識了自己與他人,踏上占星之路理解了每個人生命的輪廓與美好,也因著聽故事的渴望而走向心理諮商的旅程;最喜歡的過程仍是整理自己的內在,找尋真實自我,並且成就此生之課題。 對我而言,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生命經驗中最美麗與最值得欣賞的地方。畢業於高雄師範大學心理諮商研究所,結合塔羅與占星拼湊出生命藍圖的樣貌,渴望邀請你一起走向療癒自己與世界的旅程。(性別身分認同:女同志) 活動、邀稿請聯絡: line: rothluffy email: rothluffy@hotmail.com.tw phone: 0970711017

目前分類:禁忌‧戀(惡魔逆)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牽著靜的手,望著自家門口,我內心感到忐忑不安。

 



許靜對著我微笑:「一起去吧!總是要面對現實的。」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說這輩子我最不想傷害的人,就是翰傑。我一直都知道他的情意,卻始終避而不談,不願意面對他的真心。他是如此真誠的人,卻得到我虛偽敷衍的回應,以前的他不計較,但我真的…太過分了,掐著他的真心不放,現在卻又跟靜…

 



靜…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跟許靜吻別之後,我轉開門鎖,心中響起許靜剛才對我說的話:「我不要求妳馬上做處理,但至少,別讓我擔心。」


"別讓我擔心",而不是"別讓我傷心"。


我明白,許靜要我不管做甚麼,都要以自己為出發點、照顧好自己,而她可以留在最後沒有關係。


想一想其實有點心酸也有點甜蜜,好不容易這樣一個體貼的人出現了,我又怎麼會輕易放開手呢?


確定了,心底就踏實了。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想動筆已久,卻因為電腦重灌,再加上最近被流感侵襲,就不便寫。(謎:這是藉口嗎?)


前半部是用表達性書寫的方式寫的,未來也會半用電腦打跟表達性書寫的方式來寫,若有興趣了解表達性書寫的人可以透過網路了解一下,抹茶就在這裡大約簡略介紹一下:


"國內外推導書寫治療的實務工作者或譯者目前稱此為自由書寫(free writing)或稱心靈書寫、第一念書寫,而其實這些亦都是表達性書寫的形式。其運作方式是要成員把腦袋裡當下浮現的念頭用筆寫下來,通常是現時十分鐘、十五分鐘或二十分鐘不等時間的寫作,下筆之後手不能停、不能有回頭修改、劃掉或訂正等動作。"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坐在翰傑的車上,我一語不發,他試著逗我笑,我卻打從內心一點也笑不出來,盯著眼前的擋風玻璃,說著著不邊際的話語,我心底很明白我不應如此敷衍翰傑,但內心中卻始終環繞著許靜的身影,揮之不去,她就像隻鬼魂一般,住在我的心裡,一會兒不見,一會兒又突然占據我的所有身心靈,跋扈得令我無法拒絕。


        然而,瞅著雨滴灑潑在我的眼前,黑夜之幕中許靜的臉孔。如此挑撥人心,又如此地霸道。就連翰傑什麼時候送我到家我都不知道,他好像有邀我去他那裡吧?我不清楚,我的記憶只停留在許靜那抹勢在必得的微笑;我無意識地拎起包包中的鑰匙,專屬於許靜的手機鈴聲乍然響起,完全沒有思索地接了電話:「許靜!」


        「來我這吧!」這句話充滿了魔咒,控制住我所有心思,就連肢體也不受我的控制,我的身體屬於我自己的嗎?不,我屬於許靜,我的所有是許靜的,沒有任何理由反駁。


        雨下得很大,我招了計程車,所謂的視線不佳,在我的世界裡早已全盲,我只看得見許靜,我被下蠱了吧,我想。不然怎麼我全身的細胞都在向我吶喊:「我要許靜!」呢?


        口中準確地吐出她家的地址,我驚訝凡事漫不經心的我,居然將她的地方背得如此深刻,好像被理所當然地烙印在大腦裡頭。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覺得我真的是鬼迷心竅才會跟她走,跟著她的腳步一起走到角落,她的神色自若,讓我不知道她心裡到底在想什麼,或許也不想知道。


        「這裡夠隱密了吧?」我怕翰傑找不到我,我難得說話的速度飛快:「有什麼事情妳趕快說…」


        只見許靜一個轉身又將我攫住…是的,又將我攫住。


        她的吻印落在我的唇上,頓時之間我的身子一陣顫抖。恍然之間,我的手伸到她的身後擁抱住她,要她加深這個吻,或許我,在潛意識當中,期待著這一刻到來。


        感覺她的唇比之前還要更柔軟一些,力道卻也更粗暴一些,似乎在懲罰我這些日子的冷落。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內疚的,我感受得到翰傑每個接觸都體貼著我的狀態。深覺對不起他的我,越來越不敢正視他的眼睛。


        不敢去深思許靜的吻帶著什麼含意,也不敢再主動聯絡許靜。儘管心底想見她的渴望不斷增大,卻又硬是壓抑下來。


  我需要時間再想想看,我這麼對自己說,我需要時間整理一下,我這麼對自己說。雖然我很不想承認,但許靜的身影與那天的吻已經嚴重地影響了我的生活作息。


  「佳佳?」不知何時,翰傑擔憂的臉靠得好近。「你沒事吧?!」


  我推開翰傑放大的臉,無由地感到心煩氣躁,「沒事。」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瞪著鏡子中雙頰發紅的自己,拍了拍臉,發起了呆。


        突如其來的手機鈴聲讓我差點跳起來,我知道那是翰傑打來的,但我的手從包包掏出手機後,就沒有再動作。


        該不該接?


        掙扎了一下,終究還是接了,心虛的我努力維持自己的聲音與心跳,深怕自己如雷聲一般的心跳聲會傳進對方的耳朵。


        「佳佳?」翰傑關心的嗓音讓我軟了雙腿,幾乎要招供這一切,但我明白,許靜的個性是不會把這種事情拿出來說嘴的,畢竟是她先主動…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經過了一整個下午,我的腿痠了,面對她也比較自在了些,開始會跟她開玩笑。


        「妳不知道這間店是全世界最有名的義大利麵店嗎?尤其是它的青醬烤雞,簡直就是人間美味!」她彎著有著笑紋的美麗眼眸,誇張地說。


        要知道,我今天已經對著她的眼睛跟嘴唇失神了不下十次,慶幸的是,我總能在她發現之前,趕緊轉移視線。


        她帶著我繞了大街小巷與百貨公司,不論價錢,只論我合不合適,我已經懶得計算我手上掛的,以及她車上的衣服與首飾有多少了。


        「開什麼玩笑?反正陳翰傑家裡這麼有錢,妳難得花他的錢,不好好花怎麼對得起自己呢?他的就是妳的啊!」她大言不慚,十分大方地從我錢包中抽出翰傑幫我申請的信用卡,刷了。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知道在鏡子前面站多久,拉了拉裙子,忐忑的心自第一次見過她之後,就無法平靜下來。有一股聲音不斷告訴我,一定要再見到她,不管是情感上,或理智上,我都必須對自己確定對她的感覺,也是對翰傑跟未來的婚姻做個交代。

        做好了心理準備,我深呼吸一口氣,提了包包拉開了門,就瞧見許靜坐在白色轎車的駕駛座上,衝著我揮手,對著我笑。

        似乎有著萬丈光芒對著我直射而來,一陣頭暈,差點站不穩,連忙走向車子。

        沒有意識到自己是怎麼滑進她的身旁的位子,拉了安全帶。

        「妳怎麼了?看起來臉色不太好?」她的手倏地撫上我的臉頰,莫名的電流傳遍我全身,我幾乎要跳起來。

        「還是我們今天就不出門了,你先在家休息好了?」她憂心的面容佔滿了我的視線,滿足的呻吟就要從口中溢出來…

天啊,我有這麼思念她嗎?

        我偏過頭去,盡量不去看那張會讓我失控的容顏,「不,我沒事,就照我們之前安排的行程走吧!」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晚從咖啡店回來之後,我的內心仍有些許的漣漪在。


占卜師並沒有特別指出我和翰傑是因為什麼緣故而分開的,可是她確實道出了我的心思。


說坦白話,我從來就沒有真正動心過,就連自己的前男友也不曾讓我深深感動過,他的長相是怎麼樣子我也早就忘得一乾二淨了,所以我的父母會擔心我再回去找他根本就是杞人憂天。


瞪著許靜的手機號碼,通話鍵始終撥不下去,忍不住嘆了一口氣,若問誰如此牽扯過我的心,也只有這個女人了。


        真是諷刺不是嗎?就在自己訂婚之後,才發現自己對別人動心了…不,還不能確定,自己從來也不曾夢想過跟自己同性別的人在一起;一定是許靜的氣質太過特別了,自己才會深深地被吸引。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從來就沒想過我會做出這個舉動──偷看翰傑的手機,只為了找出許靜的聯絡方式。


        但想跟她聯絡的衝動是越來越深,那是我始料未及的。


        說實在話,我從來就不曾主動去翻閱過伴侶的手機,可能是因為信賴感,也或許是因為自己也沒有太大的興趣去窺探別人的秘密,我以為許靜所帶我的震撼過些日子就會消失。


        但我似乎太小看這女人對我的影響了。


        從小到大最令我感到羞恥的事情莫過於背著家人躲在父母親的房中,偷看父母親收藏的色情光碟,然而此時此刻,第一次沒有經過翰傑的同意偷看他的手機,心底卻是無比的心虛。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暗自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力持鎮靜地寒暄了幾句,便說:「我去陽台透口氣。」我知道我這樣很不禮貌,可是我只想離開她的視線,或許這樣才能讓我自己清醒一點。


怎麼可能對女人動心呢?我跟服務生要了一杯雞尾酒,企圖平復我加速的心跳。


步入陽台之中,我試著鬆懈僵硬了一整晚的偽裝,轉身看著舞著、聊著衣香鬢影的人們。


再深吸一口氣,專屬於夏夜之中,讓清新又有點潮濕的空氣盈滿我的肺部。我撫上我的心口,納悶,怎麼有可能有人能夠左右我心跳的次數?


或許是因為她獨特的魅力?那似笑非笑的神清真是迷人啊…怎麼又心跳加快了呢?這種情緒還真是令人懊惱,就連陳翰傑都不曾如此影響過我的心情。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開始我遇見她,是在我的訂婚宴上。

是的,我的訂婚宴。

我跟未婚夫是透過父母的朋友介紹而認識的。說坦白一點是相親而認識的。

當時的我剛跟小自己五歲的男友分手,父母深怕我想不開,也擔心我又去跟對方糾纏不清,就趕緊央拖好友幫我介紹。

一開始對方對我窮追不捨,我也確實被他的真心所打動了,雖然心中沒那麼在乎他,但我還是選擇讓父母安心,接受了他的求婚。

他,陳翰傑,一個出身自律師世家的貴公子,連他自己也是律師。他們家從他的祖父到現今都是在為達官貴人辯護,是相當出色的家庭;就連當時我的父母也覺得很不可思議,為什麼這般出色的人到三十初頭卻都還沒結婚,甚至看上了只是小學教師的我。

我,平凡的我,當年從師範大學畢業之後,父母就深怕我找不上工作,便委託老友幫我在一間不大也不小的小學,安插一個勉勉強強的職位就待著了。

「魏佳佳!妳真的是撿到寶了耶!」大學同學用力拍了下我的肩膀,誇張的神態卻讓我無法開心起來。

這位大學同學…我真忘了她的名字,也不知道她怎麼知道我訂婚的消息,還是微微笑說著:「對啊,我也這麼覺得。」謝謝她的祝福。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