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因為期待旅程而失眠了,阿姨一早看著我臉上的黑眼圈,打趣地說:「妳在社工師執照考試的時候還沒看你這麼緊張過呢!」

我紅了臉頰…雖然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而紅,但阿姨一直沒有放過虧我的機會:「哇哇,我們家的沛沛居然臉紅了!我要跟姊姊說,我們家的沛沛有愛人了!天降奇蹟啊!」

阿姨居然說著說著就走到廳堂去,對著我死去的老爸老媽跟弟弟的照片煞有其事地念念有詞!

真是的,搞得跟真的一樣。

看著她略有皺紋的臉頰,我心底一暖,阿姨是一個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她甚至曾經怨天怨地過了大半輩子,但因為我,她為了不讓我忘本,用盡方法找到我父母跟弟弟的合照,放在客廳的一角,整理得乾乾淨淨,旁邊還插著一小束素淨的花朵,每隔一陣子就會更換;一方面讓我不要忘記他們,一方面也要我記得他們會看顧著我、愛著我。

相對於中國人避諱死亡的恐懼,我跟阿姨都是走社工的人,阿姨還曾經在安寧療護的醫院待過,我們看待死亡的方式並不是看淡了,而是知道人隨時都會走,更是要好好地把握當下,所以即便她要背離當時的家人,也要選擇走自己想走的路,很辛苦,但也很值得,雖然難免有遺憾,只是畢竟做了選擇。

有時候一談到媽媽,阿姨就會紅了眼眶,抱住我:「沒關係,她把妳留下來給我,我就很感激了…」

她見我沒有打算理睬她的反應,她默默地走過來幫我整理行李:「我第一次看你要跟朋友出遊呢!」

「咦?」是這樣嗎?倒是沒有什麼太大的想法,好像是的樣子。

「我是說,除了以前的班遊、畢旅之外。」她垂眸,微微笑:「我還記得妳剛來這裡的時候,小小一隻,把自己縮得很小,問什麼都只會搖頭跟點頭,就連班上要課外教學了,妳也不敢提,要不是我有在注意妳的聯絡簿,我根本不會發現。就算是妳高中了,朋友要邀妳去唱歌或聯誼什麼的,妳怕花錢,也不敢跟我提,害我以為妳在班上的人際關係不好,擔心了好一陣子呢!」

她說得很對,這些顧慮我都沒有跟她提過,但她畢竟是敏感的,自從領養我之後,她的生活重心除了工作就是我了,她自然會發覺到我的心思,只是她又舊事重提讓我有點不好意思。

「所以,我很開心,妳終於願意跟朋友出遊了,雖然這個人的淫威不可忽略,」她色色地看了我一眼,唉,跟她住在一起就是要忍受這點。「但,不管怎樣,她終究是成功把妳騙出門了。」

怎麼搞得我要跟人家去開房間了?!對方是女的!是女的好嗎?!雖然我知道在阿姨面前根本就沒有所謂限制這回事,但我還是要臉的!好嗎?!

“Elain, je m’apple Elain...”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阿姨用曖昧的眼神看著我,似乎在說:「吼…用人家的歌當手機鈴聲,被我抓到了…」

懶得理會她,我趕緊抓起手機回應:「喂?妳到了?好好,我馬上下去。」抓起行李就要往外跑,阿姨簡單地幫我清點了一下。

「好啦,玩得愉快點,忘記回來也沒關係。」又是那該死的曖昧眼神。

我沒看到我沒看到也不想回應,我走進電梯,盯著面板上不斷往下的數字。

前幾天Queena回到台灣,在還沒調整好時差就急急忙忙地趕來找我喝茶,對於她如此直接地表達對我的重視,我只能說受寵若驚。

那天我就問她為何這麼在意我,她偏著頭想了很久:

「這問題我真的沒有認真想過呢!我實在很想告訴妳,喜歡一個人、想要接近一個人,難道需要理由嗎?不能很單純地在一起就好了嗎?」

你看看!外國人都這麼直接的嗎?!難怪我會被這麼多人誤會,不是沒有原因的!我相信,如果眼光可以殺死人的話…如果她未婚夫又好死不死聽到這些話的話…我早就不知道死幾千幾萬遍了…唉,做人好辛苦…

不過,也多虧她,讓我的人生也充滿驚喜。

「呃,應該說…跟妳在一起很舒服、很自在,好像不需要偽裝什麼的,我知道妳就是會接受我,不管我有多霸道多任性!哈哈哈!」她猖狂地笑著。

是是是,您還滿有自知之明的。

「演藝圈裡面就是這樣,很現實,妳不出名、沒有一點本事或是有名的親戚,人家是不會瞧得起妳的,不過,也幸好我是混血兒,台灣人很吃這一套的,我才能順利打進演藝圈。」我多少看得出來,Queena雖然一出道就受到眾人矚目,但她的個性相當直率,也因此得罪了很多前輩也吃了不少悶虧,這些事情是愛慕她的同事們跟我說的,Queena偶爾也會透露出相關的訊息,也許是職業的敏感度,讓我拼湊出了大概。

「所以啊,跟妳在一起,不需要想這麼多,總覺得你總是會在那裡等著我,聽我說話,不管我說什麼妳都不會覺得煩躁,很有耐心,也不會特別要我關注妳,或跟我索討什麼的…」

是啊,我知道在旁人眼裡我是清心寡欲了一點,也很擅長傾聽,所以阿姨都說我天生適合當助人者,但我也有不舒服、不開心或難過的時候,阿姨總是會陪伴我身邊。但對Queena來說,她身邊多半都是工作夥伴或對她有所求的人,即便是Kevin先生,也不太懂得如何跟Queena談心事,所以她有時候會顯露出寂寞的神情…她沒有特意表現出來,只是有時候一忙,她被我晾在旁邊時,我瞥見她的側臉看見的。

不過,這樣默默地陪伴,不知道為什麼也讓我感覺到安心,好像一直以來我們都是這樣跟對方在一起的,真奇妙,我們不過也才認識不到半年呢!

打開門,Queena那低調的黑色廂型車停在巷子口。那是我們的默契,她雖然習慣引人注目,但她想要保護我,也想要保護她自己的私生活。

我提著行李,搞不懂自己為何如此雀躍,心跳得這麼快…

她是有魅力的,不管男女老少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就連我也不例外,我終於明白為何飛蛾要撲火,因為她的光芒耀眼得很理所當然,如此霸道地佔領了你的心智…

我拉開車門,意外地見到…

「Ke…」Kevin!

只見駕駛座上的Kevin鐵青著臉冷冷地對我說:「陳小姐,我記得我跟你沒熟識到可以互稱名字。」

這話語不管是誰聽了都會不寒而慄,我真的沒有倒他會啊!

Queena一臉抱歉地說:「不好意思,因為他人在國外,我以為他沒時間就沒約他,誰知道他突然回來,知道我跟你要出去,就硬要跟來…」

沒關係…真的沒關係…我搖搖頭,要她不要在意,誰要他是人家的未婚夫呢?我這半路殺出來的”閨房密友”又有什麼資格抗議呢?

「如果陳小姐不方便我們也是可以理解的。」他盯著前面的擋風玻璃說。

這…

Queena不由分說地拉住我的手,對著Kevin叫:「我們可以有些話只有女孩子可以聽,」她轉過來對我說:「快坐上車,別理這陰陽怪氣的傢伙!」

哇,我想這旅程由得我好受了…

創作者介紹

邱于玥網路塔羅占星紫微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