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後,我大方地讓僕傭收拾桌子,難得有人服侍,何不輕輕鬆鬆放自己一個假,身為助人工作者,總是要找時間好好地充一下電。

我踩著慵懶的步伐,緩緩地走向海灘。

夜晚,因為不是假日,不是旺季,再加上這裡其實算是私人土地,海灘上的人五根手指頭數得出來。

深呼吸讓海的味道充滿雙肺,方才被劉先生(Kevin規定我只能這麼稱呼他)搞得很緊繃的情緒,終於獲得一些紓緩,想著自己剛剛的任性,忍不住還是笑了出來,我居然敢反嗆大人物,我的膽子真的是越來越大了。

想著Queena,我覺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句話實在太對了。

「你怎麼穿這麼少?」Queena默默地從後面走出來,拿了件披風很順手地幫我披在肩膀上。

我抓著披風,看著她放在我肩上的雙手,我抬頭看著她深邃的雙眸。

默默地拉開我們之間的距離,慢慢地走向海。

我不是沒有感覺到我們彼此間曖昧的情愫,我一點也不介意我們的性別,但我並不想介入人家的感情,更別說我清楚地感受到她未婚夫的敵意。

這讓我覺得很麻煩。

自從小時候家破人亡之後,我只知道凡事低調、謹慎行事,唯有這樣才是保命之道,我也不想要讓阿姨覺得困擾。

即便這麼亮眼的明星來到我面前,即便我確實動心了,我還是不能接受…

我想我真的是故意的,任由自己這樣玩火,何必答應來度假呢?我明明知道Queena心裡有鬼,她想借此試探我的心意。

「妳在想什麼?」她跟著我停下了腳步。

我轉身看著她,「我在想,是什麼原因,讓妳願意靠近我。」

因為職業的關係,觀察力跟敏銳度多少是有的。我知道Queena的個性就像是一隻獅子,如果不是她所認定的自己人,一般人根本是不可能這麼迅速地接近她。而我也相信,我目前所處在的位置,定有千千萬萬個人想跟我交換,羨慕著,也嫉妒著我。

她笑了,我看得出來她是真心地笑。

「我還在想,妳什麼時候會問我呢!我家沛沛,還真是聰明人!」她攬住我的肩,將我拉向她。

曖昧的情愫在空氣中燃燒,我不想去戳破她的把戲,卻也期待著。

「我之前不是說過了嗎?因為跟妳在一起很舒服,可以做我自己,我知道妳懂我的個性,妳也會包容我,不管我多好或多壞,妳都會在,不離不棄。」

對我這麼有信心?我都不曾這麼想過我們的關係會這麼深了。

「我對每一個個案都是如此的,妳一開始,不也是我的個案嗎?」我挑眉,挑釁著。

「我就知道妳不是那種小綿羊個性的人!狐狸尾巴跑出來了吧?」她像是喝醉酒,我記得她剛剛沒喝多少。

她將她的臉靠近我的,我們的距離,剩下不到一公分。

她的呼吸,暖和了我的臉頰。

「我是特別的,妳知道的,我在妳心裡面一直都是特別的,我在每個人的心裡面都是特別的!但我希望…我在妳心中的特別可以更特別一點…」她的嘴唇停留在我的鼻頭上方,誘惑著。

她在繞口令嗎?顯然這位女王的中文沒有很好,而我也打算假裝沒有聽懂,畢竟我不想要卡在三角戀情中。

我試著將她推開,無奈她比我大隻很多,力量也比較大,我沒有辦法應付她的蠻力。

「妳怎麼可以不回答我呢?」藉酒裝瘋這招數我從個案身上看到很多了。

我撇過頭,不想看她的臉,我搪塞:「妳醉了,我叫劉先生帶妳回去。」

她突然雙手扳回我的臉,迫使我將身體轉向她,「我看妳能鴕鳥到什麼時候?全世界的人都把我捧在手心上,但妳還是這麼冷淡,我只乞求妳眼中的特別,難道妳就不願意答應我嗎?!」

問題是我若答應妳了,我還有命回去嗎我?!

「Queena妳…」正要繼續勸她,我的嘴唇就被她的堵住了。

很柔軟,女性的唇,比我想像中柔軟許多,即便是這麼倔強的女王…

我不否認我期待著這一刻,但,不能正面承認。

Queena、我、劉先生,跨不過去的障礙,劉先生對她有很深的恩情在,她不可能說放就放。

而我,也沒有勇氣放下一切跟她走。

「Queena妳真的喝醉了!」我奮力推開她。

「我喜歡妳…」她還是說出口了,硬是將我拉扯進去這複雜的關係。

「在法國的那段日子,沒有看見妳,我的心就很空、很不踏實、很不實在,覺得時間過得好慢,我在想妳在做什麼?在想什麼?妳遇見了誰?妳會不會想我?要不是有工作在身,我真的恨不得馬上飛到妳的身邊…

「我以為這只是我的錯覺,我一直沖昏了頭,一旦我又看見妳,我就覺得這感覺是真的…就算是Kevin也不曾給我帶來這樣的感受…」

本來沉浸於她的溫柔中,一提到Kevin又把我拉回來。

「Queena拜託妳…」

她微垂眼眸,長長的睫毛貼近我,她說:「給我些時間,我會處理好我跟Kevin的,我希望妳也可以認真考慮我說的話。」

語畢,她踩著沙灘,歪歪斜斜地緩緩地走回別墅。

我深深吸了一大個口氣,以為自己就快要窒息,為什麼胸口會這麼痛?

淚水,無聲地滑落臉頰…

創作者介紹

邱于玥網路塔羅占星紫微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