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被鈴聲吵醒。


「我是沛沛。」努力撐起沉重的眼皮,我拿起電話。


「沛沛嗎?我這邊是急救室,妳還記得昨天送來的小妹妹嗎?」對方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點緊張。


「嗯嗯,」那個被她爸爸亂倫的孩子,「怎麼了嗎?」我記得已經有社工帶她跟她媽一起安置了。


「趙先生來了。」


「趙先生?」剛開始渾沌的腦袋瓜還來不及反應,突然憶起昨天的案主就是姓趙!


「她爸爸?來幹嘛?!」我整個人跳起來,這消息比咖啡還提神!


「還能來幹嘛?當然是要人啊!」對方極度壓低音量,但我聽得清楚。


「妳等我一下,我馬上下去!」連忙擦乾淨嘴邊的口水,衝往電梯的方向。


等到我到了急救室之後,就看見護理人員忙著擋著一個微禿的中年男子。


「趙先生嗎?敝姓陳,我是社工…」瞧見護理人員撇來求救的眼神,我趕緊走上前自我介紹。


一陣火辣突然從左頰邊開始蔓延,我一時間來不及反應,只好愣在那裏。


啊呀,被打了,被打了…


少囉唆!


耳邊傳來有點幸災樂禍的聲音,讓昨晚為了趙小妹妹的事情忙到整夜不能睡的我,火氣開始大起來。


「趙先生,請你放尊重一點!這裡是醫院,而且這些都是我的同事也是目擊證人,我可以現在馬上驗傷,告你傷害罪!」自從來醫院工作之後,我越來越會吵架了。


無用的男人一聽到要告他,馬上就縮起來了,「妳們…你們把我的老婆跟小孩藏到哪裡去了?你們醫院怎麼可以隨便綁架人呢?」


「綁架?你有沒有搞錯?他們兩個可是自己走路過來的,我們能做的只有驗傷跟採證,我們沒有綁架人的本事,不是徵信社還可以幫你找人,您真是太抬舉我們醫院了!」對這種人甚麼專業素養都不用啦!媽的,痛死我了!


      「沒錯,趙先生,我看你還是先回家等通知吧!省得自己怎麼被關的都還不知道呢!」另一位工作夥伴走到了我的面前,明顯是為了護我。


      趙先生咬牙切齒地狠狠瞪了我一眼,見我們人多又加上這裡是急救室,很多看戲的人,就轉身離開了。


      身邊的護理人員拍拍我的肩膀,連忙安慰著我:「真是對不起,剛剛沒有想到他會突然動粗…」她拿出冰敷袋給我,「妳要不要休息一下?」


      我的眼睛火辣辣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左頰紅腫的關係,總覺得整張臉就像火在燒一樣。


      我接過她遞來的冰敷袋,緩緩走向電梯,不知為何按下了最高樓層──傳說中VIP病房,在Queena來之前我還沒有這樣的特權可以到那裏,拖她的福,我擁有了前往VIP病房的鑰匙。


      本來在翻雜誌的Queena瞧見我走進來,顯得很訝異:「我以為你晚點才會過來…你的臉怎麼了?」


      我知道我現在看起來很糟糕,可是不知道為甚麼一看見她情緒就沒有辦法控制,我本來打算在廁所裡偷偷哭的,但眼淚就是不聽使喚,一顆顆掉下來,沒有辦法停止。


      「喔…可憐的小綿羊…」她敞開寬厚的肩膀將我納入她的懷中,「我知道,我知道,辛苦你了…」


      被人同理跟接納的感覺很好,難怪我們總是要如此才能與個案破冰。半偎在柔軟的胸部感覺還滿舒服的,想不到Queena的好身材是真的…


      哇,艷福不淺唷…


    吵死了。


      我關掉我的耳朵,任自己沉溺於溫柔鄉裡,醉倒。請容我小小混水摸魚一下…

創作者介紹

邱于玥網路塔羅占星紫微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