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酗酒的情況一天比一天嚴重,彩姐姐賺來的錢,大部分都貢獻給巷口的雜貨店,只為了給父親滿足腹中的酒蟲。

 

        沒想到到後來,父親越看到彩姐姐越生氣,不僅僅是言語上的羞辱,甚至開始拳打腳踢。

 

        進了夜校之後的彩姐姐,認識了很多朋友,她開始懂得打扮,也開始交男朋友。慢慢地,她明白媽媽為她留下的,還有面容上的美。

 

        逐漸地,因為認識朋友的廣,也因為父親從不給她好臉色的關係,她回到家的時間也越來越晚。

 

        「妳這個賤女人又死去哪裡了?妳又要學妳媽媽氣我們父女倆不顧嗎?!」又是一頓打。

 

        小小的我,沒有反擊的能力,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躲在角落一直哭,小小聲地說:「不要打姐姐,不要打姐姐…好不好…好不好…」

 

        這時內心不斷地祈禱,為什麼媽媽乾脆也帶走父親算了!我不想再看到彩姐姐被欺負了!

 

        就在父親打累了,回房睡了,我才敢起身,用我顫抖的雙手,捧來急救箱。

 

        彩姐姐哭花了本來化得美美的妝,鮮血並沒有損害她的美,但我卻仍十分地心疼。

 

        「謝…謝…」哽咽著,她突然伸手抱住我。

 

那是我,第一次看見她的淚水。

 

***

 

後來彩姐姐沒有再晚歸,一放學就回到了家裡。

 

不是做家事,就是陪我做功課,但只要父親一開始喝酒,她就把我跟她自己一起鎖在房間裡,抱在一起顫抖,一起等待父親在我們房門外頭叫囂,等待他發洩完畢,等待他…酒醒。

 

我也不敢說些什麼,那時的父親,已經不是我最敬愛的爸爸了,所以只要彩姐姐在家,我就是一直跟在她後頭,哪兒也不敢去。

 

有一天早上,父親找不到零工可以做,躲在家裡喝悶酒,看到我放學回來,似乎相當地高興。

 

「小虹啊!快過來,妳好久沒有陪爸爸聊聊天了!」他一手握著酒瓶,另一手對著我招手。

 

當時的我已經對於喝酒的父親沒有什麼好感,只剩下恐懼,於是當他提出要求的時候,我只想轉身逃跑。

 

「小虹!妳不聽話了喔?妳不喜歡爸爸了嗎?」父親見我退後的步伐,開始不耐地大吼。

 

我克服住逃走的慾望,緩緩地走向父親。

 

父親這才綻開難得的笑顏:「這樣才對嘛!這樣才是我的乖女兒!」

 

他將我捧在他的大腿上坐著,挾起了桌上的小菜餵我。

 

「怎樣?好吃嗎?」邊說著,手往我制服裙中的大腿內側撫摸著。

 

我有點感到不舒服,卻又不知道怎麼推掉,我驚慌地看著父親,他絲毫沒有反應。

 

「好不好吃嗎?妳還沒回答爸爸唷!」父親邊笑著,卻沒有停止他的動作,反而越摸越進去…

 

我努力移動自己的臀部,只想要挪開他的手,卻沒有辦法成功地抗拒他。

 

「小虹?嗯?」父親似乎很享受著抱我的快感,但我的內心卻充滿了不知名的厭惡。

 

「妳的皮膚比妳媽媽的還要柔軟呢!」他輕聲在我耳邊說著。

 

他的讚美只讓我感覺到噁心。

 

就在我急得快要哭出來時,彩姐姐終於回來了。

 

「爸爸!你在幹什麼?!」她驚訝地大吼,將父親推到一旁,把我拉到她的身後,就像我們小時常在玩的老鷹抓小雞一樣。

 

「我幹什麼妳看不出來嗎?妳妹妹餓了,妳不好好照顧她,還怪到我頭上?!我不過是餵她東西吃而已!」父親惱羞成怒地回吼。

 

「最好是這樣!」平常溫柔和藹的彩姐姐,那一瞬間就像電影裡面的俠女一樣勇猛。

 

彩姐姐帶著我走進房間裡,她擔憂地檢視著我全身上下,輕聲問道:「妳有沒有怎樣?」

 

這時候我才發現自己的臉頰充滿著淚水,我衝進彩姐姐的懷裡,搖了搖頭。

 

彩姐姐輕撫著我的頭髮,說:「對不起,我回來晚了…妳再等一下下,等我成年了…」

 

聞著彩姐姐的體香,我的恐懼與心慌莫名得被安撫了,只想靜靜地待在彩姐姐懷裡一輩子。

 

低著頭,我享受著彩姐姐的溫暖,卻瞥見了一雙紅色的鞋,穿著鞋的主人有雙白皙的腿。

 

我緊閉著眼,佯裝自己什麼也沒看見。

創作者介紹

邱于玥網路塔羅占星紫微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