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著艷紅的旗袍的身影消失在咖啡店門口。

有一杯沒有喝完的咖啡留在桌面上。

占卜師將杯口湊到嘴邊,好苦。

納悶,怎麼有人會喜歡喝這種苦澀的飲料呢?

偷偷覷了在櫃檯結帳的合夥人一眼,又將咖啡杯擱回桌上。

右手杵著臉頰,瞪著,那張被浪費咖啡的主人所抽的牌,一具黑色人影手中握把鐮刀。

聽說這張牌被人稱為死神,象徵著毀滅與結束;然而今天光臨的死神,卻帶來一個重生的故事…

  ***
  第一次看到她時,是在巷口的紅綠燈下,穿著民初時期的大紅旗袍,濃密的黑髮中裹著一支樸素的髮簪,手握著古老的紙傘;那一瞬間,我還真以為自己來到了古代了。

 

        「小虹?小虹!」一身輕盈白紗的彩姐姐,一臉擔憂地,瞅著我。「妳怎麼啦?」她小聲地靠在我耳畔問:「是不是又看見什麼怪東西了?」

 

        我不著痕跡地揮去自己額頭的冷汗,輕聲回道:「不,可能是太興奮了,昨晚一整夜沒睡,現在有點恍惚……」

 

        彩姐姐像是鬆了一口氣。「妳可是說真的?不要騙我啊?妳小時候老會看到東西,長大了之後就不會了,但是妳剛剛又出現那種眼神……」彩姐姐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哆嗦,「真的有點把我嚇到了!」

 

        我盯著前方那抹對著我微笑的紅,拍拍彩姐姐搭在我肩膀的手,「姐姐,今天可是妳的大喜之日呢!怎麼可能會有東西呢?」

 

        彩姐姐跟著笑了起來,卻仍無法掩飾她的恐懼:「妳說的也是,既然小虹都這麼說了,那想必是沒錯了,妳要是真的不舒服,就進去休息,不用陪我們敬酒了。」

 

        我轉過頭,面對著彩姐姐的眼眸,笑道:「妳放心,我再怎麼不濟,還是會撐到最後的,我一定要完完整整地,看著我最心愛的彩姐姐嫁給幸福的!」

 

        彩姐姐害羞地瞅了我一眼,轉身又跟姐夫聊天了。

 

        我則是低著頭,吃著剛送來,熱騰騰的餐,究竟是龍蝦還是菠菜,我也搞不清楚了,只是拼命地掩飾只有自己看得到的事實。

 

「她」的笑容很美,但我從來都不認為「她」懷有好意過。

 

        埋頭吃著不知是甜是鹹的食物,心底卻有個聲音不斷地顫抖著:「不知道這次她要帶走的人是誰…」

 

        ***

 

        那一天,是我們第一次相遇。

 

        父親載著全家出遊,我看見了一抹紅站在雨中,眼見著父親抱著沒人看到,想闖紅燈的心態,就要撞到那美麗的紅了,我趕緊出聲…

 

        「爸爸!那裡有人!」我大叫。

 

        父親罵了一連串的髒話,卻還是連剎車都沒有踩,疾馳而過。

 

        「管好妳的孩子!又開始發神經了!」父親轉頭斥責媽媽,我卻仍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媽媽對著坐在後面的我安撫道:「小虹乖,不管妳看到什麼,還是聽到什麼,都不是真的,也都不要講話,要乖唷!要聽話!」

 

        我眨巴著不知所措的小眼睛,轉頭看著被父親剛輾過的柏油路,上面依舊站著身穿大紅旗袍的女郎,對著我,瞇著眼微笑。

 

        「她沒事就好了…」我暗忖著。

 

        似乎知道我在想什麼,她走了兩步路,鮮紅的嘴唇咧得更大了。

 

        怎麼笑都美,我想,那抹清靈的紅,會是我這輩子見過最美的女人吧!

 

        不知覺中,我也跟著笑了起來

 

        坐在我身邊的彩姐姐跟著我的視線瞟去,紅綠燈下,什麼也沒有。

 

她的雙手摀住我的眸,深怕前面的聽到似地,輕聲對我說:「小虹乖,妳該睡了。」

 

我掙開她的手,想要繼續盯著那抹紅,無奈已經車已轉了彎,看不見了。

 

那年,我七歲。

 

從小,就有看得到「東西」的靈異體質,媽媽常說我跟外婆很像,常常跟看不見的東西說話,好像空氣中真的有個人一樣。


        可是後來,最了解我的媽媽,卻在那次轉彎當中,到天堂與外婆相聚了。

創作者介紹

邱于玥網路塔羅占星紫微

邱于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